EN [退出]
美人在手,黑客就有>中国新闻

_实录|电影盛世:吸引人的就是最有价值的?

2017-11-22 09:14

搜狐财经讯12月8日,由搜狐网主办、搜狐财经承办的《致敬变革者——我的时代我的国》年会论坛,在北京举行。数十位经济学家、企业家以及政府官员汇聚一堂,并发表了精彩观点。

从左到右:石述思、安晓芬、杜扬、赵方

以下是论坛三【电影盛事:吸引人的就是最有价值的?】的对话实录:

主持人石述思:无论经济学家说我们当前经济形势多么灰暗,但我需要告诉大家的是越黑暗有一个行业越辉煌,从大的说这叫文化产业,它典型的代表就是电影产业,有人说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个悖论?经济学好像有一个说法叫口红效应,而对于我们电影人来说,可能是这么一个解释更加符合文化产业的规律,那就是我们的电影人从事的是人类心灵的产业,人们开始放慢脚步等等灵魂、情感,于是文化产业就有一个庞大的市场去支撑它。2010年,伴随着中国的人均GDP到达4000美金,中国电影业进入井喷,今年破200亿好像已经没有悬念,但是在这个井喷中有这样的一些规律,值得我们深思。这个规律是什么呢?吸引人的难道就是最有价值的吗?这个年代我们的电影作品是在审美还是审丑,我们电影黄金时代到造幕到造富这样的黄金时代还能走多远,我回答不了这样的问题,我们论坛请出了电影产业最有代表性的三位女士与大家分享中国电影的创富年代,下面我先有请:

大盛国际传媒有限公司总裁安晓芬女士。

资深电影制片人杜扬女士。

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方女士。

大家觉得无比的惊讶,为什么空着一把椅子,因为我们伟大的首都以及周边地区遭遇了雾霾的袭击,而且我们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嘉宾堵在了高速路上,因此我们决定把今天论坛献给他,永远活在我们心里的博纳影业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于冬先生。

这个论坛证明了一个规律,女人有多么好,男人有多么差。

杜扬:我先插一句,之前都叫女强人,现在叫女汉子。

主持人 石述思:杜老师讲了一个悖论,女人越来越男人。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电影也出现了悖论,中国电影的模式往往是土豪加美女的模式,简称土美模式,而且拍完电影我们也注意到他们有些还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当然这不是今天探讨的核心。你们怎么样评价这样一个充满矛盾的时代?安老师。

安晓芬:中国电影其实走到今天,应该说有一百年的历史,但是我觉得中国电影真正发展起来也就是最近这十年的时间,也就从2002年的一个中国电影的里程碑式的事件——院线制改革开始,让电影从计划经济转向真正的市场,那个起点其实才是中国电影真正发展的起点。通过十年的一个发展,中国电影市场得到了极大的爆发式的增长,当然,这与我们院线的大力发展分不开。在电影制作方面,随着急剧发展的市场,其实我们各种各样的人才都是不足的,包括演员,包括导演,包括编剧,包括这些主创人员其实都是非常稀缺的,跟这个市场非常不适应。所以说我可以坦率的讲,其实我们在电影路上,应该还处于小学生的时代,所以我们所有的 电影人都还在不断的努力,每一个电影人都在辛勤工作,我觉得我们都在竭尽所能的为市场,为社会,竭尽所能奉献自己能够达到的水准,当然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不能简单说是美是丑,是每一个电影人真诚的奉献。

 主持人 石述思:安老师留给我的一句话,就是小学生的时代,简称小时代,您觉得中国电影是不是存在这样的巨大的反差,商业的天堂艺术的地狱?

杜扬:我特别同意安晓芬老师说的话,我之前参与更多的是娱乐论坛、电影论坛,我今天非常高兴参加搜狐财经论坛,由于电影从业者的努力做出了一些贡献,让大家更多的人来认识我们,而不是我们自己去在我们自己的小圈子里面来高兴,来偷偷乐来狂欢不是这样的,而是我们走到了大众平台上,这也是您刚才说的2013年能够到200亿,所以现在大家都重视这个电影。当然的确是,有一些电影让大家觉得比较失望。

主持人 石述思:您举个例子。

杜扬:我是电影从业者。

主持人 石述思:您不举我就举了。一个叫什么图的电影就不怎么样。

杜扬:据说是美国人的电影。

 主持人 石述思:据说是于冬干的。

杜扬:不管怎么说的确是有很多电影不是那么理想的或者说让大家失望的,我不太同意一点,现在全民进入了一个审丑阶段,因为如果要是我们全民进入了审丑阶段,那么我们今天讨论就没有意义了。

主持人 石述思:这是全民的事。

杜扬:是因为我们还在追求美,我们还在保持着电影是一个造梦,我们希望给大家以希望,用电影这个语言给大家以希望,所以其实我先暂时表达到这儿。

主持人 石述思:因为安老师和杜老师都是从事着电影发行工作的,他们要批评电影估计将来没有生意做,我理解她们内心的忧虑,我相信赵老师不存在这个问题,应该对当下电影有一个客观的评价,您是做院线。

赵方:做内容。

主持人 石述思:您也表扬表扬中国电影。

赵方:首先对商业的天堂和电影的地狱,这个有点贬低了中国电影人的水平。除了增速非常迅猛之外,我觉得观众的欣赏口味发生了急剧的变化,尤其是今年上半年国产片占到62%,充分说明了我们观众的一种欣赏水平。那刚才主持人举例《少年派》,我觉得是一个特别好的例子,《少年派》,不仅欣赏它的时候不仅3D画面,电影的内容关于哲学的意义都在里面,中国观众非常喜欢,而且有的看两遍看三遍,这也说明是艺术的天堂。上半年像《北京遇上西雅图》、《致青春》等等说明中国观众非常懂电影,中国观众真心看故事时代到了,无论是好莱坞做的还是中国做的,这个不重要,最重要的这个故事是不是能打动我,故事本身是不是好看。

主持人 石述思:赵老师回答非常艺术,《少年派》是不是好莱坞的片子,导演叫李安,我们应该还是属于不管是中国人拍的还是西方人拍的,只要故事有艺术性就有市场。回到咱们的问题,我降低点问题的烈度,是不是咱们中国电影目前还存在着片子不如市场好的问题?安老师。

安晓芬:我只能说这十几年的发展,中国的观众被好莱坞电影,或者国产电影培养起来了一种把看电影当成一种娱乐方式,它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以后,对电影产品的这种需求其实是急速的膨胀,我们目前,可能我们的速度,我们电影的整体的水平其实还没有跟上观众的这种步伐,我只能是这么讲。

主持人 石述思:两位?

杜扬:电影突然之间急速发展起来了,我和安老师(安晓芬)在电影界摸爬滚打20多年,经历了电影高速发展时期,也经历了十几年前很低迷,或者说导演更沉醉于自我表达的时期。从沉醉于自我表达到大众表达,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中国电影的发展,或者说经济的发展高于人才的储备和技术上的储备,所以,我们可能会感觉到,现在电影市场更好,但是电影的发展不够好。但是我们要看到希望,看到这么好的市场我们必须得培养新的导演,找到新的故事,我觉得加以时日,中国电影会越做越好。而且从占比上来讲,其实受欢迎的国产电影,还是多过被人们骂成一滩烂泥的电影。我说的是平均值,可能我们听到的被骂的电影听得非常多,但是有很多好的电影其实也是存在的,而且多于被大家骂的烂片。

主持人 石述思:您举个例子。

杜扬:比如说《致青春》。李安虽然是一个中国的导演,但是毕竟他在好莱坞发展,我们说国产电影,比如说像《合伙人》、《泰冏》、《致青春》,我真的觉得挺好的,就是有很多的亮点在那儿,你拿同一类型跟好莱坞比,我们的确是有很多的毛病问题,这个我们作为电影的制作者我们承认我们的不足。

主持人 石述思:非常好的态度,非常谦虚的一个姿态。

赵方:首先我觉得这个问题也是一个现实的问题,中国电影产业历史比较短,和好莱坞电影相比在原创水平都有差距,这个是面临现实问题,但是我觉得如果我说这个前提存在的话,也是特别好的一个契机,尤其对电影工作者来说,只有中国票房足够大的时候,让差异化的电影有空间和资金支持让它有充分的发展。

主持人 石述思:我们把问题问得再具体一点。你们认为《泰冏》是部好电影吗?请简单陈述理由。

杜扬:《泰冏》是部好电影,你能看到这个好莱坞的这个影子,那个的影子,我们可能4、5个好莱坞类型的影子,我自己对中国电影的看法,我是觉得我们先引入、先拿来,但是在拿来和引入的同时我们有所创新。我之所以觉得《泰冏》好,它拿来引入了,但是它有创新,和中国的地气严丝合缝的结合,我真的觉得是部好电影。

主持人 石述思:您怎么看海外票房惨败。

杜扬:《泰冏》,我全部经历了这个过程,我清楚这个情况,《泰冏》在美国或者是说在世界市场上没有得到成功,我觉得不能说明它不是一个好电影,而是说,我们中国电影的确还没有走进世界。因为现在好莱坞拍电影的时候,从一开始就想到一点我要拍一个全世界的电影,好莱坞拍电影有广泛的市场,所以他敢大投资、使用大技术等等。当然,《泰冏》这个项目上不是我做的,我也不是批评别人,但是《泰冏》的这个类型,它还是一个比较本土化的,虽然它学了很多好莱坞类型,但它很多的笑话,可能我们看着觉着好玩,但是并不是全世界认可的。既然我们已经走出去了,我们有一个这样的电影,往外走了,就算是还没有成功,我觉得起码看到了一个希望吧。或者说我们做电影的人,我们能够通过这次不成功检讨一下自己,因为我始终认为,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经验全是经验。

主持人 石述思:说得太好了,尤其对一个新生市场,我希望我们的总理将来也能到美国,西方市场去推销咱们的电影,因为这事关国家软实力。第二个问题,安老师想补充,其实我有一个问题专门为您准备的。

安晓芬:我先说一下《泰冏》,《泰冏》是标准的娱乐电影,电影其实有两种属性,一个是娱乐功能,一个是传达价值观,显然《泰冏》它其实更主要承担娱乐功能。那么它是从剧作上是一个特别完整的好莱坞的剧本的结构,所以它整个的制作所有的高潮点的设置完全符合好莱坞类型片的规则,那么它所讲的语言又是中国大众所能够喜闻乐见的,所以它在传达起到娱乐功能作用上,它其实完全的符合了中国观众的需要。尤其在去年底,那样的一个特殊的市场环境的时候,它产生了这种爆发式的票房,我觉得这是一个国产电影非常成功的一个案例。所以我觉得,被观众认知,而且能让他接受,就达到了一个好电影的一个标准。

主持人 石述思:第二个问题跟安老师有关系,《小时代》是一部好电影吗?安老师先来。

安晓芬:《小时代》是我做制片人,在今年暑期档上映的一个电影。这个电影一经上映引起了巨大的争论和关注,反正它是最受争议的一部电影,这是我们做电影之前没有料想到的。我说一下我做这部电影的初衷,郭敬明的小说有2千万的群众基础,这十几年来中国市场上还没有针对十几岁的孩子这样一个群体打造的电影,这是市场的空缺,我看到这本书在这群孩子当中的影响力,我们最初就想为这群孩子打造一部电影,我们抓住这批书的粉丝他们的需求,把这本书的味道传达出来。他们之所以喜欢这本书有他们喜欢的道理,我就觉得针对这样的一个群体打造一部粉丝电影,应该也能开拓一个类型片市场,其实我们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后来上映以后,说有价值观的问题,有这样那样的争议,我觉得其实都正常,任何一部电影应该说有争议都是正常的,但是我们也要考虑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其实很多人说它是烂电影,很多人说它不好,但是我们要思考这个现象背后的东西是什么?其实这也是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

主持人 石述思:我相信另外两位老师稍微做出客观一点的评价,客观,也可以表扬。

杜扬:我的观念是这样,还是回到刚才咱们最开始第一个问题上,中国电影,我仅仅是说电影,目前,中国电影在中国整个大形势里面它是一个小朋友,它是一个小孩子,刚刚安老师说是小学生,在这个时候我认为我们应该多说鼓励的话,虽然您可能会说,如果我们激烈去批评一个电影可能今天的论坛更有话题性。

主持人 石述思:你是在说《小时代》拍得很幼稚?

杜扬:不,《小时代》不是我作为制片人要拍的电影,其实《小时代》这个小说最开始在张强手里,他当时找过我,我看完之后给张强反馈,可能这一部分小朋友十几岁二十岁,安老师说十几岁,我当时定位在23岁以下,这些小孩我觉得我把握不住,在这种情况下我就拒绝了,我不拍。后来这个电影上映之后我还专门去电影院看了这个电影,我觉得的确是,可能不是我去要拍的东西,它在拍摄中的很多东西包括价值观,可能不是我的价值观,然后我也觉得在技术上也有一些问题,但是我觉得它里面有一些很好的东西,也吸引了一些小朋友去看,也有一些正能量给到小朋友这边。所以我觉得客观地说,并不是吸引眼球就是具有商业价值,它的确是在某种程度上是吸引眼球的,但是客观的说,我也不认为它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一个电影。

主持人 石述思:谢谢杜老师,赵老师。

赵方:石老师,允许我把这个话题转变一下,转变成什么样的电影是好电影,可能更好回答。我想个人认为,什么样的电影是好电影?当然希望三部分都能达标,一个是口碑、票房、社会价值,所以从这三个角度来讲

主持人 石述思:您举个例子,《阿甘正传》符合这样的标准。

赵方:我就想说《少年派》告诉大家人生过程中社会环境中,你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应该怎么去处理,然后宗教是怎么一回事,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讲,现在目前中国电影还没有这么完美的,就是艺术和商业价值、社会价值都能兼顾的,但是除了刚才两位老师的,谈到《小时代》谈论的观点之外,我从另外角度有一个补充,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小时代》是一部非常好的电影,是郭敬明年轻的编剧做的导演,在整个电影行业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什么样的人才可以做导演,是不是一定要职业的导演是不是大腕才有那么大的票房,所以这部影片成功了以后,我相信对于整个年轻一代尤其是电影学院学导演的人来说应该看到希望,而且对投资人来说将来有更多的机会给到年轻人。

主持人 石述思:赵老师绕这么大弯子,将来也能拍部《少年派》,但是安老师,我这么看,《小时代》肯定不是我的菜,我也看过,但我没有达到痛不欲生的程度,我认为电影市场首先我捍卫多元,多元永远比单一的初衷可贵,这是我的价值观,《小时代》是其中的一朵奇葩。我跟安老师有个小小的请求,因为你推出这么一朵奇葩以后,引起了社会各界的热议,其中我也参与过这样多的讨论,有一帮精英,精英,知道吧,发展去就是大V,痛不欲生,我看了很多著名影片人跳楼的想法都有,我给你一分钟时间,安慰安慰这些在《小时代》在《泰冏》冲击下逐渐走向没落的精英,一分钟。

安晓芬:我觉得《小时代》其实就是一种存在,是一个新导演,他以自己的表达方式带给他的粉丝群体的一个特殊表达的一种特例,我觉得不应该把它归类为哪种电影。那我觉得在现在多元文化时代,真的应该对一些现象要有一个包容的心。像郭敬明曾经也讲过,我当初对这个电影也提过一些意见,他当时也说过 ,他说如果你按常规去拍这部电影你就没必要找我来导,你就随便找一个导演来导就行了,这样拍电影的结果也有那么多人喜欢,我觉得应该允许它的存在。

主持人 石述思:如果您委托我,不管你满意不满意,同意不同意,精英们大众电影来临了,拍出超越《小时代》的电影而不是躲在黑屋里骂它。

 主持人 石述思:对于中国的电影市场,如果10分是满分满分,您打多少分?

安晓芬:8分。一个是电影的品质要扣一个分,然后可喜的是中国电影人其实开始可以摸到观众的脉搏了,如果说能够摸到观众脉搏,可能我们今后就能够有希望做出让他们喜闻乐见的作品,德艺双馨这样的作品。

主持人 石述思:德艺双馨,您指的是郭德刚吗?

杜扬:我要说,我给的分数是6分。为什么这么说?刚刚及格,我虽然说了那么多好听的话,说这些电影我们不要去骂,我们要培养它,但是我知道中国电影做得还不够,所以我说给6分。我想要说的是说,我们太着急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当然了,我们一定要着急,一定要赶,因为观众在这儿,我们的体量在那,投资也在这儿,票房也在那,已经200个亿,所以所有人都说赶紧拍电影吧,明天拍出一个《少年派》,后年拍出《阿甘正传》。但是电影真不是你给他一个钱一个地方就能够做到,这个是一点,真的别太着急了!我经常这样劝投资人。我经常看到这样的事,有钱,我这儿有的是钱,你赶快给我拍出一部电影来,这个是有钱也做不到的。第二点,我希望大家宽容一点,我说的宽容不是说请观众宽容我们,不是,观众还是希望你们严苛要求我们,这样电影人才能进步,我说的宽容是老一辈对年轻一辈宽容一点,年轻一辈对老一辈也宽容点,这样就避免了《小时代》的那种打。

主持人 石述思:《小时代》还是挺牛的,至少帮助安老师省了很多传播的费用。赵老师,你打分要给电影人,电影人的表现。

安晓芬:我觉得中国电影市场8分一点问题没有。

 主持人 石述思:你不同意杜老师的看法,她认为您打偏低了。

安晓芬:市场是把全世界的目光吸引到中国来,我们的市场是蓬勃发展,但是美中不足是品质和质量还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

主持人 石述思:赵老师,电影人的表现?

赵方:电影人的打分的话,8分,从两个方面看,今年本土电影表现非常好是一个突飞猛进的一年,我觉得从这个方面来说,中国本土的电影进步非常大,第二点,为什么又扣两分,我觉得我们的潜力还没有完全发挥出来,如果充分发挥出来我们将来的前景会比这儿远远好很多。

主持人 石述思:您同意对电影市场这两个分数8分、6分。

赵方:我更倾向于两位老师的中间值,7分。中庸之道,因为我认为中国市场现在是200亿,平均增速大概30%的增速,如果我们反盗版可以做得很好,我们的电影市场绝不是这样。光线的王总(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说过反盗版做得好的,我们的电影市场会到800亿了。

主持人 石述思:我给9.5分,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市场能跟中国市场发展速度蓬勃的活力相媲美,如果给电影人打分,我打4到5分,从一个超级影迷角度看的电影市场巨大的反差。还回到三位老师比较高兴的事,赵老师说了我们到200亿,中国的房地产牛不牛啊?跟中国电影市场媲美,房地产商算什么,至少增速上,我们一直是三成的增速,我想请教一下,2013年一定会200亿,这样井喷的速度还能持续多久?大家各自说一个年份,并简要的解释一下,说十年、二十年?

安晓芬:我觉得这个速度应该至少有十年,我可以这样讲,就是到11月30号,中国电影整体票房是195.5亿,它的人次是5.5亿人次,平均下来其实我们中国电影观众总量在5千万左右,13亿人口,5千万人口,城市的3到4亿每人去看一次,这个市场不得了,所以我说至少可以增速十年。

杜扬:我来听财经年会是听各位经济学家去阐述中国经济发展,因为我觉得电影的发展离不开经济,离不开人们社会心理,您说井喷,井喷式就是每年30%高速发展,安老师(安晓芬)说中国电影未来还有至少十年的快速发展,我同意。

赵方:我也非常肯定,未来的十年还是一个飞速发展的十年,增长率我想是在25%到30%之间,我的预测是。我跟杜老师稍微有点不同意见,跟石老师意见一样,即使经济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电影产业也会飞速发展。

主持人 石述思:今年要纪念米老鼠90周岁了,其实米老鼠红遍世界的时候是美国上一轮金融危机,还诞生了好莱坞的帝国,伟大的商业杂志《财富》诞生于1935年,中国和西方真正文化意义交流也是在金融危机之间发生的,越是经济低迷,越是文化大年,我们也希望祖国的经济和文化同时在三中全会以后迎来大年。最后回到咱们的这个主题,这个主题主办方确定了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命题就是吸引人的就是最有价值的,三位认同这样的说法?

杜扬:我不认同,吸引人的就是最有价值稍微有点片面,咱们这么说天使和魔鬼都是吸引人的,天使和魔鬼都是最有价值,美好的食物和毒品都是吸引人的,但是,他们都是最有价值的吗?我觉得,如何吸引才是讨论的根本,仅仅是吸引人的就是最有价值的,这我不赞同。

主持人 石述思:我同意杜老师说法,能从你们口中讲出这么有社会责任感的话,我们作为拿人民币投票的影迷我们感到无比的欣慰,我们无所谓了,但是我们有孩子,我们希望中国的影人能拍出迪斯尼一样的片子,我觉得我们这方面还是一点距离,咱们论坛开到尾声,谈谈问题本身吧,中国电影高速增长,我们各位也取得了非常优秀的业绩,当然我们也直面当下 中国电影发展的问题,这个问题来自哪里?是制度还是欧美大片的冲击还是我们人才匮乏、科技不足、创新性先天的缺失,我只是举例子。在这之前举例子,好莱坞有一部大片《被解救的姜戈》,突然在中国影院放映了,中国电影史上露点事件发生了,然后又重新剪辑公映,有一种说法中国审查电影的人太老了,没有看清楚,你们在各自的运营遇到过这样的困境,当然你可以说说你们的困境,这是我遇到的困境?

安晓芬:我觉得拍一部电影不同导演和不同的演员组合,然后不同的主创团队来做一部电影,它的结果是截然不同的。现在的电影的产量虽然很高,但是,当我们拍一部电影的时候,找什么人,可能十个公司都想到了一个演员,十家去竞争这一个演员,或者十家去竞争一个导演,更多的时候是得不到的。如果说我们对一个电影进行策划的时候,想要的一个结果达不到,就会退而求其次,最终实现的目标可能会有差距,会比你以前的预想有落差,其实,困扰我们最大的因素,是人才的问题。

杜扬:对,安晓芬说特别对,人才问题非常困扰,她已经说了。投资问题是最不成问题的,去年做的几个项目几个电影,有的已经上映,马上要上的《警察故事2013》12月24号会跟大家见面,是一个很大投资的,万达也投了,我刚刚做完的项目是《同桌的你》,明年4月份也会上映,投资不会是一个问题,您刚才说审查制度的确是一个问题,我不想抱怨这个制度。因为不是说中国面临审查的问题,其实世界各地的电影也面临审查问题,只不过中国不分级,分级的问题。另外困扰我们还有一点,前两天其实和平导演在微博上说了一个,他就说我们能不能看内部电影做电影的人去观摩一下被审查没有通过的电影,原来是什么样?后来剪完了是什么样,我们清楚是哪方面问题导致我不能上映。

主持人 石述思:很好的建议,三中全会我相信市场在配置资源中起决定性作用,应该包括文化产业电影市场。

赵方:现在目前跟投资相比,我觉得人才和项目是极缺乏的,尤其在剧本创作阶段,中国有5千年的历史,自己好故事非常非常多,但是怎么能把这个故事讲述得让全世界的人民都爱看,都能看得懂,用好莱坞的模式讲故事,这个未来我们和好莱坞合作第一个尝试,希望本土有足够中国元素中国文化元素的东西在里面,以非常国际化的方式能够传达给全世界电影观众。

主持人 石述思:时间过得很快,转眼论坛又到了跟大家说再见的时候,天下没有不散的论坛,我最后想说的就是一句话,在大众文化发展的初期,尤其电影市场的初期,我必须相信市场,让我们投资人有足够的回报才能推动中国电影市场的多元化的发展,才能在大众娱乐的基座打牢以后产生伟大的艺术电影,谢谢大家!

独家声明:搜狐财经独家稿件,版权所有,请勿转载,违者必究。如确需使用稿件或者更多资料,请与我们联系获得授权,注明版权信息方可转载。联系我们可致电010-62726118。

当前文章:http://gy036.ddqdgj.cn/p/20171115/ibex.html

发布时间:2017-11-22 09:14

《惊变》高清完整版  样现场版  当我想你的时候吴大双  看黄 视频网站免费  首长的宝贝  老年痴呆症预防  上调最低工资标准意义  楚雄天气预报15天查询  国米球迷评价穆里尼奥  龙岗新亚洲花园房价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实录|电影盛世:吸引人的就是最有价值的?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寄生兽